玉箫

【也青】霸道总裁的长腿欧巴

*看看这沙雕的名字,你们应该知道我写了点什么

*没错!霸道总裁也×十八线小演员长腿欧巴青!

*ooc预警

*求一波红心蓝手评论



1

诸葛青在七岁的时候第一次进入了自己的内景。

他好奇的问:“我将来的爱人是什么样的?”

内景吐出一个小光球,里面三行字:

      长发飘飘

      面容俊秀

      下面带把

诸葛青:我的内景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2

后来诸葛青考了个影视学院表演系。

做这个决定之前诸葛青没算卦,就是依着自己的喜好随便选的。

不过他还是差点没靠上。

当时诸葛青想着反正自己是个术士,碰着不会的题进内景算一算就好了,所以就没怎么复习。

结果到了考场上,诸葛青进内景信心满满的问:试卷最后一道题答案是什么?

内景慢慢悠悠给他吐了个小光球。

里面就一个字:


诸葛青当时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是个十一年,已经成年的诸葛青坐在考场里,问出了和七岁的诸葛青如出一辙的问题。

诸葛青:我的内景究竟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3

不过诸葛青还是踩着分数线考进了心仪的学校。

可喜可贺,

可歌可泣。


4

又过了两三年,诸葛青依旧致力于跑龙套,为了一个男五号熬夜看剧本,只不过——

“相信我,再没有一个被包养的十八线小演员混的跟你一样惨了。”沙发上,一个人忍着笑打趣诸葛青。

诸葛青从剧本中抬起头来,赏了那人一个中指。

“扯淡,我的目标可是包养你。”诸葛青道。

“用你的武侯flag门?”那人轻笑着说。

诸葛青毫不犹豫的开阵喂了对方一嘴土河车。

那人正是一个标准的霸道总裁——的儿子,王也。这两年来,不知道怎么的和诸葛青搞上了,进展飞快的同居起来了。说是包养也算不上,只能说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每次诸葛青和王也在一起的时候,总能想起七岁的时候那一卦,无奈的同时也沾沾自喜起来——老子算得真他妈准!


5

王也是个普通人,不过炁感出奇的好。诸葛青寻思着王也这人将来估计怎么也逃不了走上异人这条路,干脆什么都没和他瞒着,大大方方的把什么奇门呀,什么异术呀都和他说了。

王也接受的倒是也快,在诸葛青凭空用土河车塞了他两嘴土之后毫不怀疑接受了这个设定。

“这么说老青你很强吧!”王也懒洋洋的说。

“那必须啊,我们武侯派可是诸葛亮的后人!”诸葛青得意的说,辫子都快翘到天上了。

“那你要不帮我算算我会不会这么一辈子无所事事下去吧。”王也问。

“不会。”诸葛青想都不用想脱口而出。

“你明显还没算吧。”王也不满的啧啧嘴。

“有些人绝对不可能一事无成。”诸葛青笑眯眯的看着王也。

王也摸摸鼻子,觉得莫名有点不好意思,“那你要不给我算算我下次回家的时候我爸穿啥颜色的衣服?”

诸葛青说:“这个简单啊。”说着进了内景。

内景中,诸葛青还问了一个问题。

“那会儿算出来的人是我面前这个傻逼吗?”

内景给他四行字:

      长发飘飘

      面容俊秀

      下面带把

      (比你大)

于是诸葛青有一次陷入了沉默。

说实话诸葛青已经不在关心他的内景是不是有毛病了,他现在只想知道——“woc比我大是什么鬼,啥玩意比我大,你他妈说的肯定不是年龄。”

然后内景给了他个颜文字:←_←

诸葛青揉了揉自己劳损的腰肌,懂了。

然后诸葛青觉得出去先给王也一巴掌再说别的。


而内景外,王也看着诸葛青,许久没有动弹。

说实话,他现在只是一个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富二代,他没有资本让担得起诸葛青对他“有所作为”的评价。

换句话说,他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诸葛青。


王也面前的人动了动,睁开眼,王也连忙中断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刚准备说话,就结结实实的挨了诸葛青一巴掌。

王也:我家诸葛青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6

后来诸葛青放暑假回家了,两个人约好九月份开学再见。

结果这一分别就在没见成。


诸葛青一回家就被他爸按在家里为继承三昧真火做准备,而王也在诸葛青一走就上了武当山。

诸葛青曾经给王也发信息让他别等自己,但王也没回。

准确的说,王也在诸葛青这里失踪了,音信全无。

诸葛青不是算不出王也的行踪。

那天他都进了内景,可还是没有问出来——毕竟没有什么比明明白白知道自己被甩了更扎心了。

然后从那天起,诸葛青的内景多出来个模糊的影子,隐隐约约看得出是王也。

继承三昧真火需要绝对平静的内景,被王也搅乱的内景无法做到。诸葛青继承失败,决定离开诸葛八卦村,参加罗天大醮,见见世面。

在那里,他看见了个熟悉的身影。


7

“老王,好久不见啊。”赛场上,诸葛青咬牙切齿的说。

“老青,有话好好说,别冲动……唔!”王也话还没说完就被诸葛青的土河车糊了一嘴。

“着什么急,先打一顿再聊天也不迟”诸葛青提着拳头冲了上来。


“……你看,我现在成为配得上你的人了。”战斗结束后,王也认真的跟诸葛青解释。

“你不会以为我把你甩了吧。”王也接着跟诸葛青解释。

“肯定不可能,你那么聪明,算一下不就知道了。”王也接着接着跟诸葛青解释。

诸葛青额角青筋跳了跳,一拳挥到王也脸上,“刚才没打够,再来打一架。”

王也扭头就跑。

“woc老青我这么爱你怎么可能甩你呢?”

“woc老青别用风绳!”

“老青饶命!”

“啊!”

诸葛青气呼呼的在后面追,认真的思索:“我的前金主现情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然后就在他走神的那一瞬间,他被王也一把掼倒在地。

“woc他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牛逼的!”诸葛青问内景。

内景:是什么给了你你是个攻的错觉,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诸葛青泪流满面。


8

后来,一切都风平浪静之后,诸葛青和王也每天宅在北京的家里,诸葛青还是那个十八线小演员,王也是个富二代兼风水师。

有一天诸葛青问:“你那会儿怎么想不开出家了?”

王也老脸一红,“那会儿就想着你太牛逼了,我要是做个普通人配不上你。”

诸葛青笑了笑,搂过王也亲了上去。

王也那张脸更红了。

在霸道总裁和长腿欧巴这两大粉红少女文主角的斗争中,我们可怜的霸道总裁被长腿欧巴撩的团团转。

可喜可贺,

可歌可泣。

————————end——————


【也青】镇邪祟(上)

道士也×狐妖青


    王也从来不相信这个狗屁世界上有什么仙神鬼怪。

    他从小读四书五经,学儒家经典,深知什么叫子不语怪力乱神。本来想着参加科举飞黄腾达,却在成年后被告知因为王也他们家世代从商,所以没有科举资格。不过好在王也父亲多财善贾,把他们家的生意经营的红红火火,算的上是富贾一方,所以王也打小吃穿不愁,但是王也本身没什么经商的头脑——和他两个哥哥差了十万八千里,于是王也他爸想了想,干脆把王也送上了武当山出家。

    王也:mmp

    于是年未及弱冠的坚定唯物主义者王也被迫在得道成仙这条路上开始了自己的征程。

    可惜第一天还没过完他那点唯物主义信仰就被打的渣都不剩。

   

    那天王也被师傅领着去他的屋子,因为辈分最小,所以被分到了最偏僻的角落里的一间屋子。屋门口有一颗桃树,很大,几乎挡住了所有阳光。师傅带他进屋,王也推开门,却看到了阴暗房子里一束灿烂的阳光。

    ——那是一个青衣男子,容貌迤逦,笑眯眯的转过头,看见王也盯着他,惊讶的挑起眉尖,道:“哟,新来的小道长啊!”

    王也的师傅皱了皱眉,抬手掐了个诀,那男子脸上一模笑瞬间消失了,口中发出了小声的抽吸。

    “滚。”王也的师傅说。

    男子笑了笑,走到门前,抬手拍了拍王也的头。王也突然注意到男子的腕上锁着一道铁环,环下的皮肤微微泛红——很显然这就是方才男子吃痛抽吸的原因。

    在一晃神,男子已经消失了。

    王也:妈妈我看到了天使!

    “那是谁?”王也冷着脸,不动声色的问,心下却莫名有一丝雀跃。

    “不是人,不是什么好人。”王也的师傅答,不知道为什么,王也总觉得有一丝欲盖弥彰。

   

    于是王也的修道生涯在一阵玄幻的波澜中开始了。

    每天王也都能看见那个男子在他门口晃来晃去,每天回来的时候都能看见他坐在门口大树的树枝上晃着脚,脚踝上也拴着锁链。

后来王也问出了他的名字。

    男子说,他叫诸葛青。

    王也觉得这个名字好听极了。

然后天天管人家叫老青。

那男子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的开始管王也叫老王——管一个不到二十的小屁孩叫老王。

王也无力吐槽。



    又过两天,王也的师傅带着王也上了金顶。金顶边上的小屋子里供着几把兵器。

    “这是真武大帝当初斩杀那只偷吃他宝器的乌龟用的剑。”王也的师傅指着墙上的兵器,一个一个的介绍,“这是祖师爷的刀,这是师爷当年缚狐妖用的锁……”王也的眼睛随着落到一把大锁上,锁链下垂,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消失不见,让王也莫名其妙联想到他房屋门口的诸葛青。

    “那狐妖……”王也出声打断。

    “那是成化十二年,那时我还小,只知道那狐妖功力了得,把京城搅得鸡犬不宁,人人自危。你师爷受命下山干脆利索的缚了狐妖回来,把那狐妖绑在了后山的树下。”王也的师傅激动的讲,唾沫星子飞了王也一脸。

    王也张了张嘴,满脑子都是那只带着花香的诸葛青,和诸葛青手腕脚腕上明晃晃的铁链。

   

   

    那天晚上,王也回屋,果不其然看到了在他门口蹲着的诸葛青,他走上去一看,发现这家伙在童心未泯的戳蚂蚁洞玩,看见王也回来,诸葛青站起来,拍拍手上的土,笑着说:“回来啦!”

    ——就像老夫老妻一样。

    王也抿抿嘴唇,低下头,感觉到一丝莫名其妙的害羞。

    “今天师傅给我讲了个故事。”王也靠到树干上,缓缓说到,“说当年有只狐妖,在京城兴风作浪,搅扰得居民不得安宁,几欲弑君,龙颜大怒,责令武当山道长下山降妖……那只狐妖是你吗?”

    诸葛青看着小小的王也固执的抬着头盯着他,一脸认真。他无奈的笑笑,睁开常常眯在一起的眼睛。

    “你猜啊。”

    “……”王也又一次感到无力吐槽。

    “不是我干的。他们说的那些罪名,我一点都没有做,你信吗?”诸葛青平淡的说。

    王也张着嘴,愣了片刻,一会儿,低下头,“我信。”

    诸葛青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

    “我信你,我觉得你不是那种人……不,狐。”王也认真的说。

   

“只不过如果你真的是狐狸的话我有一个请求——”


    “能不能变成狐狸给我吸一口!”王也一脸猫奴见到猫,瘾君子见到毒品的表情,两眼亮晶晶的盯着诸葛青。

    诸葛青觉着自己刚才那点感动都可以揉把揉把喂狗了。


    然后一阵烟雾缭绕,王也胸口被结结实实的撞了一下,他条件反射的捂住,却捂到了一个毛茸茸的,温热的东西——那是一只小狐狸,身子雪白,尾尖和耳尖是青色的,泛着淡淡的光泽。

    ——手感真好!王也抱着狐狸,满脑子只有那种滑溜溜软绵绵的触感。

    ——想摸一辈子!王也把脸埋在狐狸的毛发里,挡住了绯红的脸颊。

   

   


    第二年开春,门口那颗树开花开得正灿烂,王也赶上了一次祭祀,全山上下热热闹闹,但是因为王也平素懒散惯了,修炼也不怎么努力,只喜欢宅在屋子里睡觉和逗狐狸,王也的师傅毫不犹豫的关了王也的禁闭。

    于是在大家祭祀的时候,王也还是只能在屋里逗狐狸。

    那天王也懒了个床,等到日上三竿还没起。小狐狸顶开房门钻进来,跳上床,一脚踩在了王也脸上。

    王也眼角抽了抽,一把把打扰他睡觉的罪魁祸首搂进怀里,翻个身,接着睡。

    然后小狐狸一脸懵逼的被卷进了被子里,一床棉被把他早上起来辛辛苦苦收拾好的毛都弄乱了。

    诸葛青: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于是诸葛青毫不犹豫的又一巴掌拍上去。

    这次王也醒了。

    他带着那么一点点慵懒的起床气和被自己圈进被子里的狐狸大眼瞪小眼。

    那只狐狸则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毛,一脸“还不快来吸我”的表情。

    ——得了,是主子,不能发火。王也一头黑线。

    王也打了个呵欠,慢慢悠悠的爬起来,把狐狸崽子抱起来,揪住两个青色的耳朵尖一阵揉。然后慢悠悠的用指尖揉揉小狐狸的肚子,这个时候小狐狸会半阖起眼睛,慢慢的把蜷缩成一团的身子打开,把自己最柔软的肚皮暴露在王也的手底下。

    王也看着在自己腿上躺平的狐狸崽子,偷偷的笑了笑——诸葛青这个混蛋,装成人的时候总显得比谁都风流,比谁都成熟,一旦现了原形就变得特别幼稚。

    王也坏心眼的戳了戳狐狸两腿之间的敏感地带,狐狸一个激灵爬起来,抱着王也的手指头就开始啃。

    王也用指腹轻轻的戳了小狐狸一下,小狐狸一个没趴稳掉下了王也的膝盖。

    然后再也没有爬上来。

   

    王也至今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

    他看到小狐狸的尾尖突然起了火,那点火迅速的蔓延开来,把整只狐狸包裹在火焰里。火焰看上去没有真正点燃,但小狐狸却吃痛的尖叫起来,趴在地上,颤颤巍巍的变成了人,勉强聚齐力气燃起了一股蓝色的火焰,垫在那来势汹汹的火焰的下面,形成一层并不坚固的保护。

    王也被吓得手足无措,他伸手去够诸葛青,却直接透过火焰碰到了诸葛青被汗水浸透的、不断颤抖的肩膀。

    王也不记得这种绝望到底持续了多久,只记得山上一声钟声响过,诸葛青身上的火焰才逐渐熄灭了。

    诸葛青浑身脱力,靠在了王也身上,却还是笑眯眯的闭着眼睛,说:“我都忘了,今天是祭祀日。”

    武当山的祭祀,镇诸方邪祟,护万千生灵。

   

    王也终于记起,诸葛青是个需要被镇压的邪祟,是道士的仇敌,是天下黎民百姓心中的祸害。


    他伸手抚上诸葛青手腕上那枚烧红的铁锁,轻声问:“这个能摘下来吗?”

    诸葛青想了想,晃了晃漏在外面的尾巴,答道:“可以啊。”

    王也大喜过望,问:“怎么摘?”

    诸葛青把尾巴尖卷上王也的手腕:“或者等你师爷仙逝,或者等我死球了。”

    王也皱起眉头。

    诸葛青笑得直不起腰,只好用尾巴尖逗王也的下巴,说:“你还真想把我放了啊!”

    王也伸手捏住那个尾巴尖,“嗯,真这么想。”

    “你就不怕当年胡作非为的真的是我?”诸葛青笑着问。

    王也答:“不会,不可能是你。”

    诸葛青看着王也一本正经的的样子,想开点玩笑逗个乐子,不知怎么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好。”

    诸葛青把脸埋在王也肩头,死活不抬起来。

————————tbc————————

     成化十二年的狐妖夜游是真事,这个事件和后文的发展也有关系

     下一章不知道啥时候能更,大家慢慢等哇

     最后不准备红心蓝手绿评支持一下可爱的咕咕箫吗


【也青/碧玉】神仙行动处(13)

老青生日快乐!



191

一个月后,十一月十五号

诸葛青的生日

他的生日不像王也

他的生日是个工作日


192

那天诸葛青心情贼好

早上起了个大早拉着王也的尾(bian)巴(zi)去上班

路上哼着歌

走到哪哪里都是一阵狂风大作

试图把那些树上残存的树叶子都糊到王也的头顶

王也咬牙切齿的从头上摘下一片枯叶

诸葛青背后一凉


193

“生气了?”诸葛青转过头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王也一脸坦然的答

诸葛青长舒一口气

“记仇呢。”王也一脸坦然的继续答

诸葛青突然想起自己劳损的腰肌

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

上不去下不来

差点给自己憋死


194

两个人到了单位

诸葛青一打开门就看到了一个飞快袭来的白色不明物体

他条件反射的躲开

然后那个白色的不明物体就径直糊到了王也脸上


195

诸葛青抬起头看着笑容凝固在脸上的张楚岚

毫不犹豫的扭头就跑

然后被张楚岚一把揪住了衣领


196

诸葛青回过头

看见了笑容逐渐鬼畜的王也


197

王也手里托着刚才扣自己脸的蛋糕托盘

脸上糊着蛋糕奶油

头发上还有诸葛青堆上去的树叶子


198

诸葛青敏锐的感觉到自己要完

然后他的脸就被按在蛋糕上了


199

“感动吗?”王也一脸平静的问


200

在诸葛青漫长的人生中

有无数多次在生命和皮之间的选择

于是在王也面前

诸葛青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怂


201

“不敢动,不敢动。”诸葛青怂巴巴的说

“噗”憋笑憋的辛苦的张楚岚发出了车胎漏气的声音

然后被王也诸葛青联合暴打了


202

张灵玉在一边鼓掌


203

张楚岚:爹不疼,娘不爱,我是地里的一颗小白菜


204

当天晚上诸葛青把那份没用来扣过人蛋糕带回了家

说是懒得做饭了

不过那天晚上诸葛青就顾着喂老王了

两个人谁都没吃东西


205

九点多,王也和诸葛青干完洗完收拾完之后

诸葛青趴在床上让王也给他揉腰

“许愿了吗?”王也没话找话的问

“许了”诸葛青没话找话的答

“许的啥?”王也没话找话的接着问

“想让你给我煮一碗长寿面”诸葛青毫不犹豫的答

“还嫌自己活的不够长?”王也惊讶得问

按理说他们这些神仙对自己的生命长度早就没什么追求了


206

诸葛青清了清嗓子

“其实就是想让你下面给我吃。”诸葛青一脸认真的解释

“啥?”王也一脸懵逼的问

“其实就是想吃你下面”诸葛青一脸认真的扯淡

王也眼神一暗,觉得刚才的澡白洗了。

————————tbc——————


【也青】英雄救美

*看到最新一话漫画的剧情想到的故事

*he,短,一发完

*ooc预警



    诸葛青没太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准确的说,诸葛青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了。

    他被绑在一个漆黑的屋子,身上的伤火辣辣的疼着,绑他的人一直在问关于八奇技的问题。

    “你学过神机百炼”那些人这样固执的认为,不论诸葛青如何解释都不被接受。

    “我没有,没学会,不记得。”诸葛青说,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遍体鳞伤的样子。

    诸葛青坐在凳子上,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模糊到满脑子只有一个身影。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内镜中,他的心魔看着他,瞪着一双乌漆嘛黑的眼睛。

    “你要死了。”小黑说。

    “我知道。”诸葛青答。


    王也突然从床上惊醒,脸色苍白,一头虚汗。

    他做了个梦——

    梦到诸葛青死了。

   

    术士的梦总是有那么一两分预警的功能,大概是内镜给他们的馈赠。

    于是第二天,王也收到一张照片——张楚岚发给他的——一张诸葛青被绑在椅子上,浑身上下血迹斑斑的照片。

    王也当时觉得自己没睡醒。

   

    那天张楚岚窝在公寓的沙发上,边上坐着张灵玉,冯宝宝站在一边。王也气势汹汹的冲进来抬手给了张楚岚一拳。

    张灵玉皱了皱眉头。

    张楚岚苦笑着低下头,“对不起。”

    “是我的错。如果我没安排他去接触全性……”张楚岚抬头看了看王也,不说话了。

    说白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更何况张楚岚还算不上什么智者。又有谁能想到全性会找一个根本不会八奇技只是和八奇技有过接触的人下手?

    所以呢?王也看着张楚岚那张被打肿的脸,咬咬牙,坐下了。

    “说吧,咋救。”王也盯着张楚岚问,一脸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气势。

    ——所以根本没有除了救以外的其它选项。张楚岚无奈的想。

    一边的王也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一样,狠狠地瞪了张楚岚一眼。

    ——你是在护犊子吗!张楚岚吐槽到。

    ——不,我是在护媳妇。王也一本正经的用眼神回答,然后心下一惊。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只小狐狸对他已经如此重要了。

   


    于是营救行动被订在三天后,之后又在王也的强烈要求下改到了一天后。那天晚上,王也坐在床上睡不着,干脆进了内镜。内镜里风平浪静,王也忽然觉得脚边有个毛茸茸的家伙蹭来蹭去,低头一看发现是一只青色的狐狸。

    那只狐狸皮毛油光水滑,尾尖和四爪是白色的,这让王也不由自主的的想到了诸葛青。

    然后又想到了照片了那个奄奄一息的诸葛青。

    内镜的天空想起一到炸雷。

    王也叹了口气,把狐狸放回脚边,出了内镜。

    王也躺在床上睡觉,梦里全是诸葛青。

   

   


    诸葛青坐在内镜里根自己的心魔扯淡,生动形象的说明了什么叫自己和自己聊的风生水起。

    然后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四肢百骸传来,几乎是一瞬间就把他拉出了内镜。诸葛青睁开眼睛,动了动疼到麻木的指尖,看着面前瞪着他的人和那人手里拿的刀,无奈的笑了笑。

    ——可能真的要死了,诸葛青心想。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一瞬间诸葛青脑子里面只有那个模糊的,穿着武当道袍的影子。

    恍惚之中诸葛青觉得那人把刀捅进了自己的腹部,但是他没力气反抗——实在是太疼了。

    诸葛青觉得身体一阵一阵的发凉,头脑也渐渐的梗住了,以至于他竟然好像看见了王也踹开门冲进来。

    ——要死了,都他妈出现幻觉了,诸葛青自嘲的想到。

    然后他就看到王也干净利索的结果了敌人,然后扑倒自己身边给自己解绳子。

    他看见王也盯着自己腹部的那把刀,手抖得跟筛糠一样。

    于是诸葛青突然有点想笑——就好像那种幼儿园小朋友受了委屈之后回到家被妈妈抱抱亲亲举高高的幸福感充斥在他心里。

    王也小心翼翼的横抱起他,生怕碰着他的伤口。可那遍布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血淋淋的伤哪有那么好避开,所以诸葛青还是不断的发出小声的抽吸。

    此时的诸葛青不论是视线还是意识都已经模糊了,在他晕过去之前,迷迷糊糊的感觉到王也在他唇角吻了一下,然后特别温柔的蹭了蹭,吻掉了那里的血迹。


    等诸葛青再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雪白的天花板。他一扭头看见了床边的弟弟,诸葛白小脸通红,眼角鼻尖都是红色的,一看就是刚哭完。

    诸葛青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惊醒了诸葛白,诸葛白连忙跑去叫父亲,却被诸葛青拉住了。

  “老王呢?”诸葛青问,然后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诸葛白拿起水杯递过去,答:“那个死牛鼻子刚走,说是被那个公司的高层叫走了。”

    诸葛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在半梦半醒中那个不真切的吻。


    傍晚的时候,王也回来了,站在门口犹豫半天不赶紧——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去吻诸葛青,更不知道诸葛青知不知道自己吻了他。

    他在那个昏暗的房间,看着怀里脆弱的诸葛青,生出了一种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离开的错觉,于是在这种错觉下,他鬼使神差的低头,想至少在他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从那天开始,他的内镜里风起云涌,天空永远阴沉,地面上开始跑出一窝一窝的小狐狸。

所以结果就是——王也站在病房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老王?”病房里的诸葛青突然叫了一句。

    ——完了,王也心道,战战兢兢的推开门走进去。

    病床上的诸葛青笑的一脸灿烂,“我就知道是你。”

    “恢复的怎么样了?”王也故作镇定的说。

    “不怎么样,这里,有一处伤护士没给处理好。”诸葛青笑眯眯伸手指着自己的肚子。

     王也大吃一惊,连忙凑上去,低下头想看诸葛青的伤口。

    然后诸葛青就这王也低头的角度,在他的耳根处轻轻亲了一下。

    诸葛青拉着王也的手附在自己心口,“这里的伤没人治,王道长负责治一下吗?”

    那一瞬间,王也的内镜放晴了,阳光明媚,照耀着地上一窝一窝的小狐狸。

————————end————————

可能还有后续(咕咕咕)


【也青/碧玉/四三】神仙行动处(12)

老王生日快乐!

177
国庆七天假行动处很不可思议的没加班
不过一帮子没车没房的神仙哪都去不了只能窝在单位宿舍睡觉

178
除了诸葛青

179
从放假开始诸葛青就不消停
没好好在自己房间里带过一天
每天在各个屋子乱窜留下寂寞的王也独守空闺

180
最扎心的是王也还收到了加班通知

181
十月五号王也揉着头从床上爬起来就发现边上的诸葛青又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小狐狸崽子”王也毫不犹豫的骂
诸葛青毫不犹豫的打了个喷嚏

182
然后王也赶到了单位
办公室拉着窗帘一片漆黑
然后他就看见了诸葛青漏在桌子外面一翘一翘的小辫子
再然后他走过去顺着辫子揪出了诸葛青和两个蛋糕
再再然后张楚岚张灵玉徐三徐四砰地一声打开门打开灯

184
“生日快乐!”几个人冲他喊到。
王也看了看手里的狐狸崽子手里的蛋糕
有点开心

185
之后就是切蛋糕的环节
王也冲着没插蜡烛的蛋糕许愿
诸葛青从后面按住王也的头直接按进了蛋糕里
然后王也刚才那点开心就揉把揉把扔厕所了

186
当时诸葛青按完就准备开溜
结果王也一手揪住诸葛青的尾(bian)巴(zi)
另一手拖起蛋糕盘
把剩下的蛋糕毫不犹豫的扣到了诸葛青脸上

187
两个人打的上房揭瓦
这属于神仙打架

188
剩下的人团团坐吃蛋糕
当然是另一个完整的没被扣过的

189
当晚王也收到了礼物
一个奶油蛋糕味的诸葛青
很好吃

190
不过这就属于妖精打架了
————————tbc————————

大圣

    山间,清溪绕古庙,庙后一杆旗。
    来了一个姑娘。
    姑娘问:“这里供的是谁?”
    住持答:“是斗战胜佛。”
    姑娘又问:“为什么不供齐天大圣?潇洒帅气桀骜不驯,那才是现在人们喜欢的。”
    姑娘走了,住持回头看了看佛像,佛像面容慈悲,没有他当年的威风八面。

    半响,门外跌跌撞撞跑进来一个小屁孩。
    小孩问:“他们说你身归佛门是屈服了。”
    住持答:“不是”
    小孩说:“他们说齐天大圣更是神勇非凡更胜斗战胜佛。”
    住持说:“齐天大圣只能护住花果山,斗战胜佛能护芸芸众生。”

“我不是屈服了,我只是成熟了。”

————————end————————
字数超200了我也很绝望,反正就这样吧,不抱希望了

【也青/碧玉】从前有座山

*相声演员设定,双向暗恋设定——超粗的双箭头
*因为对相声业界懂的不多所以估计会有很多bug
*反正就是蓝的那啥红的那啥和绿的那啥

    王也靠在凳子上,微眯着眼,使得他看上去与用同样姿势摊在一旁的诸葛青有七八般相似。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眉头皱着,唇也抿成一条缝,这让他看上去平白多出来些威严,弄得边上的常务小妹都不敢与他搭话了。
    而反观诸葛青,虽说是一样的姿势相似的表情,却和几个后勤妹子聊的火热,一问一答逗得几个人笑的前仰后合。
    ——不愧是台柱子级别的逗哏——王也心中莫名冒出这样一句话,想完又觉着不对,怎么说怎么不得劲,干脆扭过头去闭上眼,眼不见心不烦。
    诸葛青视线偷偷从王也身上扫过,也是皱了皱眉。他觉着最近几个月的王也特别奇怪,又说不上来那里不舒服,思索了几秒还是放弃了,继续逗几个妹子开心。
“你们能教教我怎么追男人吗”在王也听不到的地方,诸葛青这样问。
“哇青哥你要追谁?”常务妹子问。
诸葛青眼睛瞟了一眼王也,笑着道:“谁知道呢。”

   
    门外传来一阵笑声,接着就是热烈的掌声,然后有人推开门进来了,有人推开门出去了。王也睁开眼。进来的是张楚岚和张灵玉,两个人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张灵玉冲着王也点了点头,王也心领神会的站起来,揪着诸葛青的辫子把人揪起来。
    “上台了,祖宗。”王也说
    “走吧!”诸葛青抢回自己的辫子,笑眯眯的看着他。
    透过半开着的门,舞台的灯光撒在诸葛青脸上,王也心跳莫名其妙的慢了一拍。
   
   

    诸葛青觉着最近的王也有点奇怪。
    平时一整天都对他爱答不理的,动不动还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就比如说现在,他们俩站在台上说相声,王也心不在焉的随口应和着他,手里玩着一个粉丝送的毛绒玩具——那是一只青蓝色的狐狸,毛色油光水滑,看上去手感就很好。
    诸葛青不知道为什么不高兴了,一句话没经过大脑就从嘴里冒出来:“难道那个尾巴比我的辫子还好玩?”
    王也愣了一下,不止王也,整场都愣住了,空气一时冷的掉渣。
    诸葛青突然回过味来,戏精附体的演:“昨天你管人家的辫子叫小甜甜,今天就摸别人的尾巴!”
    王也鬼使神差的伸手撸了两把诸葛青的辫子“嗯,这个手感比那个尾巴好多了。”
    然后两个人差点在台上打起来。
    然后本来以为糊锅了表演的把观众——尤其是一帮年轻女孩子逗得差点掀了顶棚。
    回后台的时候王也先走,诸葛青看着灯光打在王也一晃一晃的辫子上,给他有点驼背的身影勾出一个璀璨的轮廓,偷偷的叹了口气。
    ——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是个直的呢?
   
   
    王也突然打了个喷嚏。

   
   
    两个人回到后台,诸葛青把扇子往桌子上一扔,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笑眯眯的盯着王也,“聊聊?”诸葛青道。
    王也无奈的叹了口气,在对方的面前拉了个凳子坐下。
    “找对象了?”诸葛青开门见山的问,太过直白问得王也一时没缓过神来,也没弄明白这只狐狸的脑回路是怎么绕的,“整天心不在焉的,连台上都能说错话,说吧,你这是看上哪家姑娘了?”
    ——姑娘。王也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如果对方知道了自己那点肮脏龌龊的心思,指不定连搭档都搭不了了,到时候按着狐狸的倔脾气估计能直接封箱结束演艺生涯,要真这样他王也估计也就得一死以谢天下了。
    “是,挺漂亮一姑娘。”王也勉强提起嘴角,乐呵呵的说。
    诸葛青脸白了白,手指扣住扇尾,痉挛绷紧的手背上青筋毕露,“那可好,赶哪天带来给兄弟瞧瞧?”
   

    王也并不知道,当时诸葛青心里多想把王也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对象”掐死,等后来王也知道了这想法,逗诸葛青道:“我倒是还不知道你曾经有过自尽的打算啊。”,诸葛青笑着打了王也一顿。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事向眼前讲,经过了一轮非常“认真”的审讯之后,诸葛青和王也愉快的手拉手回家写段子。
    一个认定对方是个直男,决定掩埋真心,偷偷的躲在一边,看对方光芒万丈,娶妻生子,最后偷偷的退出对方的生命。
    另一个也认定对方是直男,并信心满满的决定把人掰弯,最后发现自己出师未捷身先死,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把对方掰成了蚊香圈。
    两个人就这样各怀鬼胎的肩并肩坐在一起,心不在焉的准备下一次的演出。




    之后的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有些沉默,或许是觉得对方或早或晚都要离开自己,所以拼命想和对方在多待几天、多亲近一点;又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生怕被对方看出个所以然,到时候连朋友都没得做。
    这种尴尬到极点的气氛大概一直持续了几个月,直到有一天,社内出了个大事。
    张楚岚和张灵玉表白了!
    更重要的是张灵玉答应了!
    更更中要的是两个人还准备公布了!
    更更更重要的是两个人还决定如果粉丝不接受的话就自觉封箱再也不演了!

    那几天张楚岚那叫一个满面红光乐不思蜀,连贯口都比平时溜了几分。
    那几天张灵玉那叫一个……好吧,张灵玉没什么变化,就好像当事人不是他一样。
    唯一的变化大概是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

    对此相声社的管理人员表示极为不赞同,觉得几个人私底下庆祝一下就行了,别往外面瞎bb,万一影响不好这招牌就砸了。张楚岚面上乐呵呵的表示自己就是说着玩,八字没一撇的事别太过着急,不过谁也不知道这小子背地里又在憋什么坏水。

    不过为了庆祝张楚岚张灵玉在一起这个事几个人凑一起喝了顿酒。这顿酒是王也张罗的,一般学曲艺的人都有点爱惜嗓子,酒总归是能不喝就不喝,喝酒庆祝的要不就是什么特别重大的事,要不就是……
    “得,找我有什么事?”张楚岚看着对面略有醉意的王也问道,手里一下一下的磕着酒杯。
    张灵玉和诸葛青已经醉了,张灵玉日常一杯倒,诸葛青今天莫名兴奋,喝的特欢畅,不一会就醉倒了,辫子搭在一边头歪着,睡的个顶个的香,两个人被王也和张楚岚扔在边上,头靠头睡觉,另外两个人正坐在酒吧里大眼瞪小眼。
    王也盯着杯子里的酒,酒壮怂人胆,王也虽然不是什么怂人,但是一说到这事就有点发怵。他犹豫了一会儿,咬咬牙,一脸鱼死网破的干了杯里的酒,“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王也说。
    张楚岚点了点头。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喜欢小狐狸……”王也闭着眼,用说贯口的速度吐完了这段话。
    然后张楚岚一口水就喷出来了。
    再然后边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装睡的小狐狸站起来一脚踹翻了老和尚的凳子。
    “操你妈的老王也你他妈去死吧!”小狐狸咆哮到。
    张楚岚一本正经的装死
    王也一脸懵逼。
   
   

    三周后的演出,张楚岚和张灵玉毫无预兆的在现场所有观众面前出柜了,管理人员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连忙排王也和诸葛青救场。
    两个人上去的时候台下观众都疯了,一个是因为前两个人突然出柜的冲击过大,再一个就是现在这组——王也居然溜达到桌子外面去了!
    诸葛青站在桌子后面,用一贯轻快的语气道:“今儿我负责捧老王,我家老王第一次逗哏,大家多担待哈!”
    一帮妹子被那句“我家”惊得嗷嗷叫。
    王也摸了摸鼻尖,清清嗓子,说:“今儿我给大家讲个故事。”
    “从前有座山”王也一句一句说的极慢,非常清楚,似乎不是什么包袱而是某种仪式。
    “山里有座庙”哄笑的观众声音渐渐小了。
    “庙里有个老王也”这句话是诸葛青说的,就好像排练好的一样接过了并不属于自己的话头。
    “老王也喜欢小狐唔……”王也没法把最后一句话说完,因为他的嘴被边上凑过来的诸葛青的唇堵住了。
    然后台下观众叫成一片。
    坐在后台的徐三徐四捂着脸把两个相声说成少儿不宜的钙片的人拖下去。
   
    ——四个台柱子都公然出柜了怎么办,不急,打一顿就好了。
    徐三徐四如是想到。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的王也只想把身边这只死狐狸按在休息室往死里亲。
    然后诸葛青就自己凑上去要亲亲了。
    亲完之后还很挑衅的看了一眼张楚岚。
   
    诸葛青:哈哈哈我们能亲你们能吗?
    张楚岚看了一眼出了个柜脸就红的没法看的张灵玉,忍了。
    诸葛青:哈哈哈哈我们敢在台上亲你们敢吗?
    张楚岚:妈的忍了。
    诸葛青:哈哈哈哈哈性生活不和谐是会导致离婚的你知道吗?
    张楚岚一拍桌子:woc有本事你去上了王也啊!
    诸葛青:……我才发现自己没准真的是被压的那个
    张楚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end————————
若果有什么对不起相声艺术的地方我道歉!(土下座)

我还没死!

国庆大概会更一篇相声演员设定的也青文以表示我真的没死
当然不排除会鸽的可能性
能不能更新纯属缘分
就酱

【也青/碧玉/四三】神仙行动处(11)

*段子体预警,ooc预警
*红心蓝手绿评谢谢

161
上完金顶还剩一天活动时间
几个人决定各玩各的
诸葛青拉着王也去了南岩
张楚岚拉着张灵玉去太子坡
徐三拉着徐四进了房间

162
“成年人做点成年人该做的事”徐三红着脸说
徐四兴奋得瞬间硬了

163
然后徐三拉着徐四加了半天班

164
其实本来徐三准备加一天的
后半天怎么样了
我不说你们也应该懂

165
其实去泰常观完全是诸葛青一意孤行
那地方又偏又远
还没什么可看的
诸葛青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就是要来转一圈

166
结果一进院子王也就明白了
那院子中间趴着只小黄猫
正窝在那玩线团呢

167
诸葛青这辈子只对两样东西没有抵抗力
一个是所有长毛的小动物
另一个是王也

168
王也一看见那只猫就知道诸葛青来干嘛的了
然后他就看见诸葛青冲上去了

169
王也感到mmp
王也感到泪流满面
王也感到即将降低的家庭地位

170
然后诸葛青就抱着猫回来了
“你看他和你长的多像”诸葛青一脸兴致盎然的说
王也感觉自己好像是躺在产床上刚生完的孕妇

171
王也看着那个毛色乱七八糟丑的要死的小奶猫
根本不知道自己跟诸葛青怀里这玩意到底哪像了

172
后来经过和观里的一个坤道交流
诸葛青如愿以偿的把猫抱回了家

173
然后王也打了个喷嚏
然后又打了一个
然后又打了一个

174
诸葛青看了一眼手里的猫
然后又看了一眼边上的王也
“过敏?”诸葛青一脸失望的问
“有可能”王也答

175
然后诸葛青想了想
把猫放回去了

176
王也看着颠颠跑回来的诸葛青
觉着自己的家庭地位还是保得住的
————————tbc————————

玉箫碎碎念:泰常观里是真的有只猫,长得特别可爱,是只橘色小奶猫,现在还挺瘦挺小一只,不知道长大了啥样

点文

woc你们是不是有毒呢除了林方外提到的cp每个点了两次
商量好的吗?
不管怎么样经过一轮非常合理严密(大概吧)的抽签之后抽中的是—— @浊、 的双道长!
贡献浊老狗暗示成功
具体细节我们会私聊明确的
就酱